网站首页 二哈学霸体

新闻动态

没有所谓的“大材小用”

2019-08-05 17:12:01 Kveong 12

  生活中你见过哪些大材小用的例子?身边有一位朋友大学毕业之后去当营业员,让我觉得挺可惜的,有点大材小用的感觉,我们当地商场营业员都是高中生初中生干的活,感觉挺不可思议的。


  怎么说呢,如果我们只看短时间的话,那么的确会有大材小用。但如果我们放到时间更长的维度里去看的话,那也许会更加的不一样。

  第一。他是带着什么样的目的去做一份工作的?

  

  有些人认为工作仅仅只是一个谋生的手段而已。那么除了谋生之外,我有更高的目标追求梦想。

  

  你看国外很多人都是一边打着很低端的工作,一边去研究着别人想都无法想象到的事情。在餐厅里当服务员,甚至是兼职做其他的一些事情。

  

  但他们自己的时间却完完全全的用在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。甚至是很多人用这种形式来勤工俭学,让自己继续深造。

  

  你看国外的人,永远不会觉得有什么所谓的大材小用。一切的工作仅仅是为了谋生。那么更多的事情值得我们追求的那个才叫事业。

  

  第二。如果真的说短时间内大材小用的事的确有很多。

  

  1.有一个朋友学的是研究生的专业。

  

  学习成绩超好。从研究生毕业以后,去了初中教学。那你会不会觉得研究生去教初中生,而且是一门通用类的课程,基本上谁都可以教的。他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了呢?

  

  2.手里握着上亿身家的资产。去做一件很小的事情。

  

  这件事情是什么呢?就是我们经常去大排档吃的那个来盘炒螺蛳的螺蛳。他只有一间门面,来经营这件事情。你是否会觉得他有点大材小用了呢?

  

  明明这么有钱,这么有资产,却非得去经营这件特别小的生意。可是当你知道他是如何垄断这个市场的以后,你就会发现。扮猪吃老虎是个什么意思?

  

  这样的事情在身边当中还有很多很多。怎么样才能够客观的去评价这件事情?那我觉得要放到时间与空间的当中去。

  

  这些年,大家看到的新闻不少,比如北大中文系毕业的在卖猪肉、复旦计算机系毕业的在卖馄饨等等,

  

  大家认为他们这么高的学历居然在做看似很“低级”的职业,从价值观来看,这其实就是有问题的。

  

  现在普遍大众就一定认为名校毕业的学生就非得做高级白领、金领等等,有些名校学生虽然不是卖猪肉,但去一些需要保密的单位也是从基层做起。

  

  我也相信北大卖猪肉的前辈、复旦卖馄饨的前辈,不可能说存在就业难的问题,问题在于他们不想干原先自己做的职业了,发现了其中的一些问题,

  

  另一方面他们也发现了可以让自己闪光之处,既然他们自己都认为有价值,那我们为何还要说是大材小用呢。

  

  回过头来,大学生毕业后去做营业员也是一个道理,一方面可能是他自己愿意,二是企业也许给他安排的是其他职位,

  

  但没有在一线基层做过的,即使做管理那也很难理解到一线基层人员的切身感受,不可能做好相关工作;

  

  虽然他现在是营业员,说不定过多久就是管理人员了,而且学历只能代表一个人过去,一个人学习好并不代表他其他方面也强,

  

  每个人的优势或者说擅长的是不一样的,说不定他连营业员都当不好。

  

  生活中会有所谓的大材小用,或小才大用的例子。小才大用因为关系;而大材小用呢?比如,北大毕业生卖猪肉,大学毕业生当营业员,研究生毕业当掏粪工好像我们都觉得挺可惜。

  

  举个例子:欧莱雅CEO钟彬娴,大学毕业后,选择当买衣服的业务员。家长都很反对,可是她喜欢作零售,喜欢服装。

  

  结果通过她的努力与学习,她的业绩非常突出,自然她很快就脱颖而出,然后职位也水涨船高。

  

  我们很多人都会说,读了这么多书,有什么用?最近比较火的一件事,就是博士生去送快递,很多人也觉得大材小用?可是,我的观点稍微与大多数人不同。

  

  我们很多人以为学问都在书本中,其实不是,学问大多数都从实践中来。

  

  比如当营业员,好处是什么?与各种各样的人沟通,与他们打交道,了解各色人等的内心活动,从而作出预估,从而引导对方,从而成功销售,这所有的过程都是收获。

  

  如果我们认为营业员太简单了:无非就是——客户买东西,我们开票,哪里有这么简单啊?

  

  一个优秀的营业员,必须学会观察与揣摩顾客的心理,然后做出成功销售,还要能让其下次再来;不但下次再来,还要介绍别人来。

  

  因此,所谓的大材小用,关键在于大才如何理解这个“小用”,其实,小用是大才的基础。很多”大才“眼高于顶,不屑做很多小事,导致他们的很多思想都浮在空中,不接地气。

  

  当然啦,很多读了很多书,考了很高学历的人,不一定是”大才“,只不过会考试而已。而谈到实践,才是他们真正的软肋,这些大才所真正欠缺的,正是这样的”小用“的机会。